结缘气功和昆仑瑜伽

二、结缘自创“气功排石疗法”
    二十多年来,我独创了“气功排石疗法”,从此,我就与“气功排石”结下了不懈之缘。施治了万余病例胆石患者可验证:施治三天之后排石率达98%以上,大多经治疗后次日大便即可陆续冲洗到胆系结石,尤其对当今尚属国际性医学难题之一的肝内外胆管结石,经一个疗程10天治疗,B超复查结石光团转阴率可达70%,并挽救了很多中西医认定已不可治的胆石性急腹症患者的生命。这一不可思议的轰动疗效,早在1987年就得到医学科研机构的科学确定、结石患者们的认定、社会知情者的广泛认可;为此,被称为“气功之父”的原“中国气功和人体科学研究会”理事长、原国防科工委主任张震寰将军,为我题词:“肝胆结石患者的福音”,直至1994年临终前写给我的亲笔书信36封,创下了与气功师通信数量之最;全国各地区先后有100多家党报、健康卫生报、气功专业等报刊和国外媒体相继褒奖和反复报道;我的母校苏州医学院,浙江大学、深圳大学、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国内外科学研讨会……给我颁发了很多奖书、证书和荣誉证书;锦旗字画更是不计其数;无锡市卫生局特为我颁发“气功行医考核合格证”;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曲折为我在由原中国人民卫生出版社社长、首都医科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延安时期毛泽东的保健医师陈应谦教授和苏州医学院科研处处长张振德指导下编写的《气功排石疗法》专著亲题书名;在气功活动进入低谷至全国各级气功组织、气功刊物停办或停止活动期间,唯有我气功排石信息从不间断地每月在相关媒体刊出;二年前,国务院、民政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同意“中国医学气功学会”重新开展气功活动后,学会首邀我去北京开展多次气功排石活动,视为气功界的榜样人物;因有史以来未曾有过“气功排石”记载,故20年来,国内外公认为我是“气功排石专家”、“气功排石创人”、“气功排石笫一人”,将我独创的气功排石法命名为“王氏排石法”,并作为专门章节选编入《现代医学实践》(1995年卷);全国各地区和海外培养的众多气功排石专门人材,大多在当地先后办起了气功排石专科医院、科室、门诊部、研究所或院,在全国遍地开花结果……为当地肝胆结石患者治病解难。
    我独创的“气功排石疗法”,填补了医学领域里的一个空白……。但由于我长期为患者采用“强冲击波”气功排石,消耗了体力与生命能量是众所周知的。尤其是在1998年,我和我的“气功排石法”引起了苏州市府及有关部门领导高度重视,在早春的“人代”会议上决定,将我安排到了苏州市金阊人民医院开设气功排石特色专科。当年3月8日,我带着来自全国各地的10多位胆石患者全部住入金阊医院接受我气功治疗,并向全国公布了这一好消息。原本是件大好事,医疗气功登上大雅之堂,但对我来说可谓是“福兮祸所伏”。由于医院各项便利条件,使来自全国各地的离休干部、在职干部和本地区的胆石患者均可获得治疗实惠,导致就诊病人愈来愈多,中西医已无法治疗的术后肝内外胆管结石患者,将我的气功排石法作为唯一能求得生存下去的最佳、也是唯一的治疗方法,有些患者更是疗程大大延长不愿出院,而对我却产生了巨大的压力。为此,我的体力和生命能量消耗超支与日俱增,长时间处于负平衡状态……坚持到秋天,终于力不从心,“精、气、神”俱损,饮食、睡眠、视觉、听觉、乃至思维……全身脏腑都发生了障碍,油瓶倒地也不思去扶。是年冬天,当离开有阳光的封闭阳台就全身发寒颤,打喷涕感冒不断,一旦感冒,非住院不可;胃内容纳不了稀饭和烂面条加蔬菜以外之食物,严重营养不良至脸面无光泽、皮肤毫无润滑感、手和脚背粗糙似树皮;日夜不能眠,耳鸣似敲锣,超量安眠药也己不奏效,心慌、烦躁、郁闷、多次有过自杀倾向,以死了却一切烦恼;两眼无神,怕阳光,怕灯光,更怕电视机的荧屏光,只能常闭上双眼来“养神”,曾三次将“公用电话”误看成“公共厕所”未能打成电话;牙齿也开始了松动,连掉两颗;为减少仅搓洗一条毛巾,指甲就有丝状或片状脱落,养病在家也不洗自己衣物;腰部二“命门”处酸痛更是难以言表,肾虚尿频夜夜事;畏寒怕冷,羽绒被、衣常裹身,将读数在35℃以下的体温计放舌下5分钟以上,就是升不起来,病至“体温不升”,预示着生命能量将完的先兆,乃是医生的常识;为此,在我80多岁家母病危时,所有亲属统一口径,独瞒我一人;取消一切应酬,与社会早已隔绝……一句话,我已全身处于衰竭,生命危在旦夕,验证了气功界老前辈们早给我敬告“黄金有价气无价,发气太过要送命”,但世上没有后悔药,何况当初立下为气功排石事业“不成功,便成仁”之诺言……。

下一页

Copyright @ 2019-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苏州人祖玄医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苏州市姑苏区三香路206号16D室
    E-mail:471637748@qq.com  邮编:215021  手机:15262592576
  制作维护 苏ICP备06041628号